• >
主页 > www.27477.com >
www.27477.com
从同人小说到“反对”知识产权理论
发布日期:2019-08-27 17:13   来源:未知   阅读:

  王中王今晚开特结果,记得2014年世界杯的时候,我给本报写专栏文章,第一篇文章的题目叫做《此间的少年》,我很喜欢这个名字,因为它有一种很怀旧的感觉。同样喜欢这个名字的还有高晓松,几年前他举办的一系列作品音乐会,名字也叫《此间的少年》。如今,高晓松更喜欢“诗和远方的田野”。

  这名字来自网络文学作家江南的同名小说。想当年,江南靠着这套小说一炮而红,成为淘得网络文学第一桶金的那批人之一。2015年,江南的版税总收入高达3200万。然而,最近这部风靡大江南北的小说摊上大事儿了。近日,金庸把江南告上了法院,指控后者的小说《此间的少年》侵犯了自己著作权。金庸要求停止出版、发行《此间的少年》,并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500万元以及维权费用人民币20万元。

  关于侵权问题,金庸他老人家曾经放出话来:“文学一定要原创,有些网民拿我小说的人物去发展自己的小说,是完全不可以的。你是小孩子,我不来理你,要真理你的话,你已经犯法了。在香港用我小说人物的名字是要付钱的。”如今,金庸打算“理一理”江南。

  那么《此间的少年》到底有没有侵权呢?这首先要看这部小说讲了些什么内容,然后再看看著作权法是怎么规定的。说来惭愧,尽管我对小说的名字十分喜爱,但这部小说我却没看过。请允许我偷懒,摘录一段澎湃新闻的作者默默的介绍:小说以宋代嘉祐年为时间背景,地点在以北大为模版的“汴京大学”,登场的人物是乔峰、郭靖、令狐冲等,在大学里他们和当代的年轻人没有什么不同。郭靖和黄蓉是因为一场自行车的事故认识的,而这辆自行车是化学系的老师丘处机淘汰下来的,杨康和穆念慈则从中学起就是同学,念慈对杨康的单恋多年无果,最后选择的人却是彭连虎……这样的设置基本可以判断是一部结合金庸《射雕英雄传》《笑傲江湖》等小说创作的“同人小说”。

  毫无疑问,小说借用了金庸小说的人物名称和关系设定,那么就此可以认定江南的小说侵权了吗?不一定。这需要我们了解一下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知识产权相关法律工作者柯文对著作权法关于侵权问题是这样阐述的:在法律的世界里,判断是不是构成著作权侵权,不是简单粗暴的“抄没抄”“用没用”标准,而是要遵循“接触+实质性相似”的逻辑:即首先,被控侵权作品的作者曾经接触过权利人主张权利的作品;同时,被控侵权作品与主张权利作品在内容上构成实质性相似,且如果不存在合理使用等几种法定的抗辩事由的话,那么法官就可以认定构成著作权侵权。

  这话可以分两部分理解。首先,被控侵权作品的作者接触过权利人主张权利的作品,这话说白了就是被告抄袭的小说作者看过原著小说。很显然,江南是看过《射雕英雄传》和《笑傲江湖》的,这他本人也承认。那为什么要强调这一点呢?因为有一种例外,就是两个作者英雄所见略同了。举个例子,当年迪斯尼公司拍出经典动画片《狮子王》,日本的动漫迷们就认为这部动画片“借鉴”了漫画大师手冢治虫的《森林大帝》,但迪斯尼方面对此予以否认,声称是巧合。我们再来理解第二部分,被控侵权作品和原作在内容上构成实质性相似。这里面需要解释的是,构成内容的要素都有哪些。如果仅仅是人物的名字和人物关系的设定,那构不成一个完整的故事,它还需要具体的情节表达。而如果一部作品在各种具体桥段、情节上和另一部小说雷同,那么即使两部作品的人物名字不同、关系设定不同,也会被认为构成了侵权。2005年,庄羽诉郭敬明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圈里圈外》;

  那么反观江南的《此间的少年》,从内容简介来看,尽管人物设定取材于金庸小说,但是故事内容却是另一个走向,所以相比于郭敬明和于正,江南反而可能构不成侵权。柯文解释说:“单纯的人物名称,不受著作权法保护。因为从具体的情节中抽离出来的单纯的人物名称,仅仅能够起到一种符号作用,无法全面再现具体的故事情节,也不能完整的表达作者的思想感情,不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对象。”当然,到底侵不侵权,只有法律说了算。

  不过我们作为吃瓜群众,还是要说一句公道话:如果没有郭靖、黄蓉、令狐冲这些名字,你一个小白作者的处女作又怎么可能引起网友关注呢?《此间的少年》搭了金庸小说的便车,我想这是不争的事实。那么江南可能就触犯了另一部法律———《不正当竞争法》。

  如果说江南侵权案和郭敬明以及于正侵权有不一样的地方,就是那二位是抄袭,而江南的小说则属于一种特别的类型———同人小说。而这次引发争议的地方就在于,同人小说算不算侵权。那么什么叫做同人小说呢?继续拷贝默默的定义:同人小说指的是利用原有的漫画、动画、小说、影视作品中的人物角色、故事情节或背景设定等元素进行的二次创作小说。

  让我们举几个如雷贯耳的作品来看看同人小说是什么样的。《三国演义》就可以被看做是基于史书《三国志》所创作的同人小说,当然,因为《三国演义》里出场的大多是真实的历史人物,所以还算不上典型的同人小说。接下来这部就厉害了,它堪称是中国头号同人小说———《金瓶梅》。《金瓶梅》可以看做是《水浒传》的同人小说,而且从艺术水准上来看,它甚至超越了《水浒传》,只不过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它没有获得应有的文学地位,当然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我没看过。

  而在我们这些文艺小清新心目中,还有一部同人作品堪称经典,就是周星驰的《大话西游》。故事取材于《西游记》,但又拍出了不同的风景。同样取材于《西游记》的同人作品还有今何在的《悟空传》,以及去年的神作《大圣归来》。所幸,因为《西游记》的版权是公开的,所以周星驰们不用担心吴承恩找上门来。而据金庸说,周星驰拍摄《功夫》,里面的包租公和包租婆分别叫杨过和小龙女,而只要电影里出现这两个名字一次,周星驰就支付给金庸一万港币的版权费。看起来,说香港是个讲法律的地方,此言不虚。

  而说到同人小说真正发扬光大,成为文化现象的地方,还是在日本和美国。美国最著名的科幻作品《星际迷航》就开放了版权,供粉丝创作同人作品,而优秀的同人作品,甚至可以被原著所采纳,改变原本故事的走向,从这个角度看,《星际迷航》堪称是一部“众筹”出来的作品。

  而说到日本,同人作品更加遍地开花。豆瓣网友Elbereth写了一篇题为《有关同人以及版权问题》的文章,介绍了日本同人小说的繁荣:“日本对版权的保护变态到什么程度,稍微多混混宅文化圈的都知道。但是日本对于同人作品的宽容度简直是一流。作为‘同人天堂’的所在,日本有些版权所有者甚至鼓励同人作品的生产。”

  但实际上,版权所有者的包容和鼓励,并不意味着同人小说作者们合法。同人小说之所以能生存,只是因为原作者“不来理你”,如果原作者较真,那基本上是一告一个准。当然,原作者不去状告侵权,不光是因为包容和大度,还因为同人作品的二次传播能够扩大原著的影响力。

  不过即便在日本,同人小说也并非为所欲为,它受到这个圈子自发形成的行业潜规则制约。这个潜规则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未经原著作者授权,同人小说作者不能拿同人作品牟利。所以实际上我们看到的大多数同人作品,都是免费放到网上供网友欣赏的。而且有些同人作者会做出声明,作品的经济利益属于原作者。按照这个规矩看,靠《此间的少年》赚得盆满钵满的江南,显然是触犯了同人圈子的规矩。

  同人小说的繁荣,向我们展示了这样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假如没有版权限制,是不是会有助于创新呢?而且,这样做还可能会给著作权所有者带来利益。实际上著作权法对版权的保护上,也考虑到了创新问题,柯文说:“著作权法的立法原意可不是限制创作,而在于通过赋予著作权人一定的垄断性权利,以鼓励创作。但如果要求创作必须抛弃前人的一切成果,如空中楼阁般从无到有的建设,显然违背人类文明发展的规律。”当然,不仅仅是版权,这个问题还可以拓展到整个知识产权范围来考量。

  但如果这个观点想要站住脚,就必须回答两个问题。一个现实意义的问题是,如果没有知识产权的保护,人们的发明创造不能为自己带来利益,人们还有意愿和积极性去从事创造性工作吗?一个道德意义的问题是,也许从长远看,我放弃知识产权会对我的利益有好处,但放不放弃不是应该由我来决定吗?无论那个侵权者最终间接给我带来了多大好处,也不能抹杀他侵犯我的权利这个事实。

  这两个反问看上去铿锵有力、无可辩驳。但就有一套理论,试图要回答甚至驳斥这两个问题,这套理论就是反对知识产权理论。事先声明:在知识产权问题上,我只是一个搬运工,把支持知识产权者的问题运过去,然后把反对知识产权者的答案运回来。

  先来回答那个现实问题,保护知识产权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发明创造者的利益,进而保护他们继续投身发明创造的动力。但在一些极端情况下,我们会发现,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就是见死不救。比如说,一边是投入大量资金和智力而渴望巨额回报的医药企业,另一边则是穷苦的急需特效药的绝症患者。如果保护知识产权,这些人就会因为买不起药而病死,如果为这些人提供廉价药物,则医药企业可能无法收回成本进而没有能力和动力继续发明新产品,同时,对于那些高价购买特效药的患者来说,这显然也不公平。在这样的情况下,你选择站在哪一边?

  于是乎我们发现,知识产权在这里成为了一种集善恶于一身的双刃剑,站在知识产权一方你就不得不面临这种巨大的伦理困境。当对个人权利的维护遭遇了人道主义,哪一个更加重要呢?村上春树说,在鸡蛋与高墙之间,我始终站在鸡蛋一边,然而当你分不清哪边是鸡蛋哪边是高墙的时候,你又如何抉择呢?面对死亡,你还敢轻下断言吗?

  当然,更难回答的是第二个问题,知识产权是属于发明创造者的财产,不能因为极端的个案就否定这一点,这是根本的权利问题。对于这个问题,反对知识产权理论给出了两点回答,首先,原创这件事很难定义,尤其在如今的互联网时代就更加困难了。作家和菜头在一篇文章中说:“对原创的定义是非常困难的。乔布斯也说过,所谓创新,就是把已知的点连接起来,这让他听起来像是个拼贴画画家。定义原创困难,根源是创造本身是自由的,创造出前人所未见,材料未必是前人所未有。尤其是到了今天的网络时代,针对原作的二次创作再常见不过。我们常见的同人、翻译、戏仿、拼贴,甚至解说都是创作的一种形式。”

  而根本性的回答是,反对知识产权者认为,所谓知识产权根本不存在。如果我问你获得财产的方式有几种,你可能会告诉我可以通过三种方式:交换、对无主之物的原始占有、发明创造。前两种并无异议,分歧就出在发明创造上了。反对知识产权者认为,发明创造不是一个所有权的独立来源,简单点说就是,创造不可能是凭空的,它必须作用于物质,而物质是有所有权的,如果物质的所有权属于创造人,那么创造人其实不必主张自己的知识产权,只需要主张自己的产权就可以了。而如果物质不属于创造人,那么对不属于自己的财产主张产权,这就矛盾了。

  者钱天经地义。康德说:“一本书,是一个外在的工艺品,它能够为任何一个合理占有它的人所仿制,根据物权他有仿制它的权利”。而版权的出现,最初也不是为了保护作家的权利,而是为了确保出版商能够垄断图书生意。而作家早已经通过版税拿到了报酬。

  当苹果和三星公司为了各种专利权打得要死要活的时候,安卓的免费下载展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力。而美国老牌付费电视台HBO早就把事情看开了,

  《娱乐周刊》说:“我可能不应该这样说,但这样的盗版却像一种褒奖。因为需求摆在那里,所以我认为盗版不会对DVD 销量产生负面影响。”不过,隆巴多同时也表示HBO公司的政策还是坚决反对盗版。

  最后,送给大家一首词:“怅望送春杯。渐老逢春能几回。花满楚城愁远别,伤怀。何况清丝急管催。吟断望乡台。万里归心独上来。景物登临闲始见,徘徊。一寸相思一寸灰。”这首词里的每一句都来自不同诗人,有杜甫、杜牧、刘禹锡、李商隐等等。而词作者则仅仅贡献了伤怀、徘徊四个字,您觉得这算抄袭还是原创呢。对了,这首词的作者是苏东坡。

  同人小说(FAN FICTION), 指的是利用原有的漫画、动画、小说、影视作品中的人物角色、 故事情节或背景设定等元素进行的二次创作小说。 同人小说一般是以网络小说为载体,近年来, 伴随体育人物、娱乐人物、政治人物等社会人物的高密集度曝光, 同人小说当中的真人同人小说也逐渐兴起。

  但是现在一般的同人文化圈并不接受真人同人小说, 同人小说圈内主流意见是涉及真实人物的同人小说不应该归类到同人小说中。

网站首页  | www.633770.com  | 钱多多论坛  | 香港铁铁算4887正版  | 香港挂牌001233  | 红楼梦心水论谈288633  | 110238.com  | www.27477.com